DJ母亲被杀案‧辩方称只吠陌生人‧陈志康:母叫喊引狗吠

2020-06-06
887 评论
228 人参与
DJ母亲被杀案‧辩方称只吠陌生人‧陈志康:母叫喊引狗吠(吉隆坡28日讯)“MyFm电台DJ陈志康母亲黎金莲被杀案”于週四复审,辩方律师在盘问第一证人陈志康时,试图逐步推翻后者在庭上多次强调兇手是被告林康伟(译音,或称Kenny)的多项依据,如兇手穿着的鞋子、走路的方式以及狗只尾随兇手等。陈志康接受辩方的首席辩护律师拿督尤索夫盘问时,一再强调Kenny在和他于泗岩沫泗维花园住家同居期间,很爱和他家的3只狗玩在一起,所以,当他在闭路电视时看到家里的狗一直尾随兇手,因此认为此人就是Kenny。电眼看到狗尾随兇手惟尤索夫播放了陈志康家前院另一部闭路电视录影时指出,所谓尾随着兇手的那只狗,以及另一只在前院另一角落的狗只,都在案发时不停地向兇手狂吠,可见兇手并非Kenny。“在前院的第一个镜头可见,确实有一只狗尾随兇手走出来,但牠走入第二闭路电视镜头的範围内,在案发时曾跑到铁闸处吠了一下,之后跑到另一角落和另一只狗一起狂吠,之后这只狗再跑近铁闸往走出屋外的兇手吠了一下。”因此尤索夫认为,以上情景印证了陈志康之前在庭上所说,即家里的狗只会对陌生人吠之后就跑开,由此可见闭路电视中的“兇手”并不是Kenny。陈志康对此坚持,狗只朝兇手吠主要是因为他的妈妈被杀时应该是在叫喊,所以引致狗只狂吠。他还反问尤索夫是否曾养过狗。同时,他也坚持兇手走路的方式,确实非常符合Kenny“重心倾向脚尖后再提步”的习惯,并指这种走路方式和他的妈妈、爸爸及哥哥都不一样,而且Kenny确实拥有与兇手相同款式的鞋子。“我和Kenny一起这幺的一段时间,我不知道要怎幺解释,我就认出是他,而我是综合了这幺多依据和特点,才说闭路电视里的男人是Kenny。”争论兇徒脚步鞋款陈志康与尤索夫对兇徒步伐和鞋子设计款式争论不已,所以一再重播闭路电视录影多次,连法官卡玛尔丁也谕令陈志康必须回答辩护律师的问题即可,同时也指示辩护律师别纠缠在相同範畴的提问。陈志康坚持,兇手穿着的鞋子设计,无论是鞋带、鞋底颜色,以及鞋底设计都和Kenny的鞋子款式类似。尤索夫则认为,基于案发时灯光照射,导致鞋面反光难以作出判断。此外,陈志康也说,他和Kenny交往期间确实不见后者骑摩多、没拥有头盔,以及类似闭路电视“兇手”穿着的外套。法官择定案展至明年2月17至21日续审。不顾电眼“要马上解决我妈妈”律师问,若兇手是知道闭路电视盲点所在的Kenny,为何行凶时却把死者拖至明亮且闭路电视可拍摄的地点捅死死者?陈志康直喊:“这是因为他(兇手)要马上解决(杀死)我妈妈!”尤索夫质疑,若如证人所说,Kenny真的了解闭路电视盲点的位置,甚至还躲在盲点伺机待发杀死死者,那为何最终却选在明亮的拍摄位置捅死死者,因此,他认为此依据难以认定兇手就是Kenny。“行凶地点可说是最明显的地方,即闭路电视镜头拍摄的正终点,这个位置还有非常明亮的电灯照亮,为甚幺去?为甚幺不选在盲点,甚至还尝试打开头盔遮掩脸部的罩盖,拾起掉在地上的铁闸遥控器?”陈志康反驳,由于事发时他妈妈的强力挣扎,甚至把兇手的刀子挣脱掉在地上,因此兇手在混乱之间拾起刀子,要马上把他的妈妈给解决(杀死)掉。“还有,兇手不是打开头盔罩盖,而是因为头盔宽鬆导致摇来摇去,而在杀死我妈妈时不小心把罩盖稍微打开,之后再调整回去,而不是兇手把罩盖打开的。”惟他也认同,除了比他妈妈劲力强大的Kenny能够行凶,他本身和其他人都一样有这样的可能杀死他的母亲。分手有被释放快感陈志康承认在结束前一段恋情数月后,即认识了Kenny,并在短短的一个月内迅速发展成情侣,惟谈及和Kenny最终分手收场,他则认为自己是“终于被释放”。他接受辩方盘问时坦言,他的上一段恋情是在2010年结束,也就是认识Kenny数月前。受询及为何这幺快就让Kenny登堂入室,住进自己的房间,他则反驳说:“我是否要接受他成为我男朋友,或发展这段关係,根本就与时间长久无关。”问及双方是否真的很爱对方,即使时常吵架也依旧腻在一起,他没有直接回答,但强调与Kenny分手后并没有所谓双方都痛苦,就只有Kenny痛苦而已,他本身则是有被释放的快感。“11月我和他分手,取回我家的锁匙,不会和他再有复合的机会,我觉得一切都结束了,我有释放的快感。”他坦言,两人在5月份手期间,Kenny和名为Gobby的男子交往时,他的心情确实被影响了,而他和Kenny后来也重新交往直至11月,但强调11月份手时,是他把Kenny甩掉而不是对方主动。案发隔天致电被告指母出事陈志康承认,自从Kenny和他母亲吵架并搬离他的家后,他一直处于情绪波动,那时期脑里一直想的都是妈妈和Kenny。“妈妈和Kenny吵架,我没有伤心,我只是觉得很烦,我烦不只是因为Kenny,也因为我妈妈。因为曲奇饼吵架的那次,我就知道有这一次而已。”他解释,他没有因Kenny潜入他住家或办公室要求复合而生气,反而是觉得Kenny在他办公时,逼他在对方和母亲做出选择而厌烦。“(律师问:当你陷入困境时,你妈妈和Kenny也一样吗?)我认同,但我所面对的困境不是来自他们两人,即使从Kenny离开我家至我妈妈被杀前,我都没有生气。”此外,陈志康承认,在分手的这段期间至接到妈妈的死讯,他的脑里一直想着妈妈和Kenny,而看到妈妈的尸体时,他当下非常激动,直至看到了闭路电视录影时,他的确三倍或非常的激动和悲伤。问及当告诉警方闭路电视录影里的那个男人是谁的时候,脑里一直想着是不是Kenny时,他直言“是”,同时也承认,案发隔天午夜曾致电Kenny问他身在何处,而后者回答是在家。尤索夫问:“你们的女性朋友Geo曾打电话给Kenny,告诉他你妈妈出事了,之后是你打给他问他在哪里,他回答说在家,他问你的妈妈发生甚幺事时,你告诉他没甚幺事,对不对?”陈志康说:“确实是Geo打电话给他,告诉他我妈妈出事了,我也有打给他,但我不记得是不是告诉他,我妈妈没甚幺事。”DJ陈志康母亲被杀案被告:林康伟(译音),又名Kenny,30岁控状:晚上约9时45分,在吉隆坡泗维花园乌当哥打斯路住家的庭院致死63岁的黎金莲,牴触刑事法典第302条文(谋杀),可在相同条文下治罪,唯一刑罚为死刑。‧2013.11.28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推荐

申博太阳城_澳门大卫秦|提供贴心信息|多种热点问题|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988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988sm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