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我是个贼,也是个会偷心的贼」──亚森‧罗苹

2020-06-11
574 评论
922 人参与

「对,我是个贼,也是个会偷心的贼」──亚森‧罗苹

推,是推理,谈推理小说漫画影集电影,谈名探诡计类型八卦。推,是推坑,要你花银子浸淫阅读乐趣,花时间享受故事魅力。冬阳,推理评论人,现为社团法人台湾推理作家协会理事。热爱推理小说,并大量撰写中译推理小说导读、评论与推荐。

「谎言是女人的项鍊。」
──鲁邦三世

当我们论及名侦探时,总有两个名字容易连在一块,很自然地从脑海或嘴角蹦出。这两人既没有任何血缘关係,创造他们的作家还分属两个互看不顺眼的国家,虽然活跃在相近的时代,其身分性格也多不相同,甚至连拥护的读者群都显得壁垒分明──

嗯啊,我就不继续卖关子下去了,既然先前业已介绍夏洛克‧福尔摩斯(Sherlock Holmes),哪有不谈谈亚森‧罗苹(Arsène Lupin)的道理?

要说没道理还真没啥道理,因为若以英美主流的推理论述来看,鲜少有人将福尔摩斯与罗苹并列一谈(大概是我们深受小时候阅读东方出版社出版的故事集所影响吧?),尤其对比「福学」的兴盛程度,关于罗苹的研究实在少得可怜,更别提衍生的仿作、膺作与各种漫画影视改编了──不过有个有趣的例外,是日本漫画家 Monkey Punch 以罗苹的后代为主角,创造出知名动漫角色「鲁邦三世」,「鲁邦」二字,就是「罗苹」的日文译名。英国评论家朱利安‧西蒙斯(Julian Symons)称罗苹的故事「更接近于惊险小说而非侦探小说」,并将他与 E. W. 洪纳(Hornung)所创造的神偷莱佛士(A. J. Raffles)相提并论,同属「绅士怪盗」(gentleman thief)类型。

这类角色的起源,在文学创作上或可往前追溯到英国女作家伊莉莎白‧盖斯凯尔(Elizabeth Gaskell)于 1853 年发表的短篇故事〈The Squire’s Story〉(1855 年收进小说集《Lizzie Leigh and Other Tales》),可是对亚森‧罗苹的创造者莫里斯‧卢布朗(Maurice Leblanc)来说,却完完全全是个意外巧合。

1864 年,卢布朗在法国上诺曼第区的卢昂出生,家境富裕,曾念过律师学校、当过记者,后来定居巴黎写小说。早期写过爱情、犯罪等类型故事,文字受福娄拜与莫泊桑影响颇深,虽深获文坛肯定但市场接受度并不高。某日,正在筹办杂誌《我全知道》(Je sais tout)的好友皮耶‧拉菲特(Pierre Laffitte)上门邀稿,问他愿不愿意为创刊号写一篇冒险小说,几经思量,一个月后,卢布朗将〈亚森‧罗苹就捕〉(L’Arrestation d’Arsène Lupin)寄给了拉菲特。

故事发生在开往纽约的客轮勒阿弗尔号上,无线电报室收到一段被暴风雨截断的部分电文,警告恶名昭彰的怪盗亚森‧罗苹以「R」之名藏身旅客之中,船上顿时陷入一阵恐慌……亚森‧罗苹伪装成哪个人?他搭乘这班船的目的何在?

《我全知道》出刊后,这个故事大受读者喜爱,卢布朗却因担心法国社会对侦探神祕故事的评价不高而拒绝好友续邀。就算卢布朗喜爱的作家当中不乏以侦探小说《勒沪菊命案》(L’Affaire Lerouge)闻名的加伯黎奥(Émile Gaboriau),艾德格‧爱伦‧坡(Edgar Allan Poe)也是影响他最深、最教他入迷的作家,不过卢布朗深信,天才型的书写是难以重现的,自己既不想走上难以超越的同一条路,也明白该找出符合法国读者口味的角色情节。然而,面对朋友的催促,他先用「罗苹已经坐牢,故事很难再接下去」为由搪塞,没想到拉菲特只是淡淡地回答:

「那只好安排他逃狱了。」

这是个绝妙的好点子,对吧?六个月后,卢布朗交出〈狱中的亚森‧罗苹〉;接下来的第三个短篇,就是〈亚森‧罗苹越狱〉,正式「重返社会」展开极其活跃的英勇历险。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推荐

申博太阳城_澳门大卫秦|提供贴心信息|多种热点问题|网站地图 申博包输网 申博开户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