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专栏]「可动式尾翼」明年粉墨登场

2020-06-09
168 评论
586 人参与
一直以来,F1比赛的科技规则都是影响赛坛生态与赛道内成绩的重要关键,而F1比赛的可看性更决定了F1老大Bernie Ecclestone与背后金主CVC私募基金的荷包。从2011年开始,「可动式尾翼」 (moveable rear wing) 允许出现在F1赛车内。这项新引入的空力套件能否大幅改变F1赛事的竞争程度?

骨灰级的F1车迷绝对记得1969年,因为该赛季有其特殊意义,它是「F1空力时代元年」、空力套件首次出现在F1赛车上的一季!第一辆搭载前翼与尾翼的F1赛车在该赛季的比利时站出现,F1参赛队伍很快就发现了空力套件的潜力。不过当时「车辆空气动力学」缺乏理论基础,车队尚不能测量或推算车身各部位的下压力值大小,空力套件的优势还没有办法以科学方式预估。41年前由Colin Chapman设计的Lotus 49赛车在西班牙Montjuich赛道出现——那是该赛道第一次迎接现代F1赛车——而且这些赛车装上了高耸的立柱式尾翼。全新的空力套件不但看起来吓人,也立刻展现其惊人性能:Jochen Rindt拿下桿位、Graham Hill名列第3位。Rindt的赛车比身后的Ferrari车手Chris Amon每圈快上了半秒之多!

[F1专栏]「可动式尾翼」明年粉墨登场骨灰级的F1车迷绝对记得1969年,因为该赛季有其特殊意义:它是「F1空力时代元年」、空力套件首次出现在F1赛车上的一季!
虽然性能惊人,但这项新装置的危险也马上浮现:Graham Hill与Jochen Rindt在1969年西班牙站都因为承载尾翼的结构断裂而发生严重意外退场。当时F1运动的主管单位CSI对立柱式尾翼的恐怖意外非常担忧,因为之前的两个意外实在太吓人,CSI决定在之后举办的Monaco站GP大赛中禁止F1车队使用前翼与尾翼。几经修改后,F1赛车的尾翼规则演进成尾翼不可动,并且严格遵守高度和宽度的限制。尾翼的出现注定将显着影响比赛最终成绩,虽然当时担任Matra车队经理的Ken Tyrrell是最强烈抗议空力套件出现在赛道上的一位,他曾经说出「没有前翼与尾翼的F1赛车仍然可以赢得比赛」。可惜这一次Ken Tyrrell说错了:1969年的世界冠军就是由Jackie Stewart驾驶着一辆拥有巨型尾翼的F1赛车所抱走,讽刺的是、他还是替Matra车队代表出赛!

[F1专栏]「可动式尾翼」明年粉墨登场「可动式空力套件」 (moveable aerodynamic devices) 实在算不上是什幺创新发明,这种设计早在二次大战前的赛车上就已出现。
尾翼是F1历史最悠久的空力套件,它大约製造了全车下降力的35%左右。有关尾翼的相关知识并不複杂。简单的说就是需要在较多下降力赛道中,车队会拿出面积较大的尾翼同时将倾斜角 (angle of attack) 加大,代价是增大直线道时的阻力。从2009年开始,FIA允许车手在比赛中调节前翼角度,主要目的是希望车手在弯道内更加接近前方赛车,并在之后直线道内发起超车攻势以改善比赛精彩程度,然而前述的尝试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因此F1科技小组决定开放「可动式尾翼」 (moveable rear wing) 的使用。平心而论,「可动式空力套件」 (moveable aerodynamic devices) 实在算不上是什幺创新发明,这种设计早在二次大战前的赛车上就已出现。Porsche 964、Porsche 996、Volkswagen Beetle 1.8T以及Volkswagen Corrado等车型尾窗上、可随速度升降的小鸭尾后扰流翼就是此类应用。

[F1专栏]「可动式尾翼」明年粉墨登场从2009年开始,FIA允许车手在比赛中调节前翼角度,主要目的是希望车手在弯道内更加接近前方赛车。
新版空力套件规则的主要目的就是增加比赛可看性,近年来进行车迷调查报告都清楚告诉FIA和FOTA,车迷们想看的是更多的超车,没有人希望比赛中的超车镜头变少!因此超车工作小组提出一系列想法,「车辆空力套件下压力大幅降低」一度是最可能的答案,但随着双层Rear Diffuser被判定合法,前述努力宣告白废。明年超车工作小组又将希望寄託在「可动式尾翼」上,不过这项装置能够不负所託吗?

[F1专栏]「可动式尾翼」明年粉墨登场   
超车工作小组核心想法是每当赛车追上前方赛车,而且双方单圈成绩差距缩小至1秒之内时,在赛道特殊计时段 (可能在直道的起点或直线道之前) ,车手驾驶座内会出现信号告知车手在下个直道可使用可动式尾翼来降低阻力,从而使他有更大的机会进行超车。不过F1比赛的精彩程度到底是否需要改进到什幺程度?目前各方仍有许多分歧,一部份赛坛人士相信若单纯为了超车而超车,这样的表演并没有什幺特殊与稀有之处。想像一下下列情况:仅落后B车手一秒之内距离的A车手将他的尾翼调平以飞速通过直线道,然后在下一圈当他们经过同一计时点的时候,他发现B车手也在他身后1秒,但他在被对手反超时几乎无计可施。F1赛坛内的「基本教义派」人士 (多数年事已高) 相信观看一场像NASCAR比赛那些几乎随时出现超车与再被别人超车的镜头,这就像盯着油漆变乾那样无聊,但NASCAR赛事转播在全美电视网的收视率超过3%以上、单场吸引超过美国境内超过500万观众观赏也是不争的事实。

[F1专栏]「可动式尾翼」明年粉墨登场部分F1人士瞧不起NASCAR的超车品质,NASCAR赛事转播在全美电视网的收视率超过3%以上,单场吸引超过美国境内超过500万观众观赏也是不争的事实。
对于明年就要上场的可动式尾翼,过去曾经效力于BAR、HONDA、Red Bull车队,目前效力于HRT车队的空力设计师Geoff Willis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从纯粹科技角度来看 (不论是安全性或是可靠性) ,设计出超车工作小组构思的系统没有任何困难之处,可动式尾翼造成在直线道极速上的差距将足够大到使超车成为可能。但科技的干预可能使超车变得太过简单或依然太难,如何找到最佳平衡点是一大挑战。毕竟赛车迷希望看到的是没有人为影响的比赛,F1不仅仅是纯粹的工程竞赛,它是一项运动也是一项娱乐事业。可动式尾翼是不是增加超车镜头最好的解决方案,这恐怕还要时间来回答,但至少我们距离理想又更接近了一步。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