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陈志康母亲被杀案‧庭上指证爱人‧兇手是他

2020-06-06
164 评论
443 人参与
DJ陈志康母亲被杀案‧庭上指证爱人‧兇手是他(吉隆坡27日讯)MyFm电台DJ陈志康母亲黎金莲被杀案週三续审,法庭四度重播死者遇害过程,短片可兇徒一手扯着死者头髮,另一只手则不停用刀猛刺对方的腹腰及背部,陈志康通过投映片重看被刺杀后的母亲躺在血泊上不停挣扎,只能紧捂着唇,无声痛哭,之后坚称兇手就是被告林康伟(译音);即其同性爱侣。根据已呈堂的闭路电视画面显示,死者黎金莲是于事发当晚()9时15分40秒回到住家,就在她拿出钥匙準备开门时,一名戴着摩多头盔的男子从院子的右侧突然出现,还有一只狗跟在男子的后面。一手扯髮一手持刀猛刺随后,画面上即可看见两人扭打成一团,头盔男子手中握着的小刀在混乱中掉落在地,黎金莲也因不停挣扎而跌倒在地,男子一手扯着她的长髮,另一只手捡起一旁的刀子,连续往她的腹部、腰侧及背部刺了4至5刀,鲜血直流。在刺杀的过程中,男子戴着的头盔曾一度鬆脱而露出半张脸(浏海部份),男子在戴好头盔后,赶紧捡起铁闸遥控器,打开铁闸然后匆忙离开,被刺伤后的黎金莲不停在地上翻滚及挣扎。主控官珍莎米拉原来要通过短片,向法官展示死者返家前,曾有可疑轿车经过及停在案发住家前,并详述头盔男子的衣着及离去前,头盔鬆脱的一幕,但基于有关短片播放机制只能快速倒带,却不能倒退,播放员只好一再进行重播。坐在证人栏里的陈志康,在短片播出时即红了双眼,麦克风亦不时传出其急促的呼吸声,神情激动,但碍于在庭上不宜放声痛哭,他只能紧捂着嘴巴,无声哭泣。在主控官的引导下,陈志康坚称,头盔男子就是被告林康伟(译音,或称Kenny)。“我可以认出他的浏海,他的髮型,还有他经常穿着的长裤及鞋子,这个戴着头盔的男子,就是Kenny。”他指出,事发后,他与家人也曾重看这则闭路电视短片,当时他亦认出,行兇者就是Kenny。指与被告情侣关係不健康陈志康承认,他与被告林康伟(译音,Kenny)之间不是一个健康的情侣关係,儘管交往期间一再吵架闹分手,甚至需要母亲当“鲁仲连”调解;惟因两人都深爱对方,所以他们才继续走在一起。他接受辩护律师拿督斯里尤索夫盘问时指出,在他们交往两、三个月后,他才告诉母亲两人是情侣关係的事,当时母亲还替他有了另一半而感到高兴不已。尤索夫问:“当时是不是因为Kenny和你分手,然后和你哥哥(陈志皓)和Geo(女性好友,郑玉清(译音)去希腊,而你哭着告诉她(妈妈),所以你妈妈才知道你们两个人的关係?”陈志康答说:“是的,我们在房间吵架,提高声量喊骂,我妈妈听到了,走过来看到底发生了甚幺事。”至于当时是不是第一次闹分手,他原本答“是”,惟后来解释并不是第一次分手,其实交往期间逢吵架时,都会喊分手或分开之类的话。“我之前甚至想要就这样结束(交往),因为我没有对这段感情有太大的信心,只是他一直坚持,他游说我一起走下去,这才让我们的感情继续走下去。”被告认识首天要求性关係陈志康坦言对Kenny的第一印象很好,形容后者是一名幽默和带点害羞的好男人,在认识的第一天到他房间过夜时,对方就主动要求发生性关係,但被他礼貌地拒绝。Kenny是于2011年农曆新年期间,被陈志康的哥哥带回家介绍给陈志康和家人认识,而陈志康直言,当下对Kenny的第一印象是幽默和害羞。“他每次说话都会把我逗笑,那时候他不会打麻将,我和姐姐教他打麻将,那时候我们讲了好多话。”称被告是大好男人提及Kenny是不是“大好男人”(good big man)?陈志康从证人栏转头望向身后的被告,脸带笑容地说:“他是的”。他直言,当天Kenny在他家待到很夜,然后就在他的房间过夜,当时Kenny採取主动要求和他发生性关係,可是他最终礼貌地拒绝,也因此在隔天对Kenny的印象觉得特别好。“他之后常来我家找我,每天都待到很晚,驾车回家后隔天中午再来找我,所以逐渐地Kenny就住进我的家,他的人很好,我的家人都把他当成家里的一分子。”另一方面,陈志康披露,他先在本地学院就读,2002年前往美国加州大学报读公关课程,直至2004年毕业返回大马发展,当时他是和家人住在一起,但2007至2009年搬到外面居住,到了2010年11月才搬回与家人居住。遭被告发现调情简讯分手陈志康说,他认同辩护律师所说,当被告Kenny从希腊回来后,他与Kenny两人复合,可是在2011年8月因Kenny发现他通过手机简讯与其他人调情而再分手。问及这一次是不是妈妈找Kenny谈话,并要求Kenny多给一次机会继续交往,他直言不认同这样的说法,并强调这并不关他母亲的事,因为每次和Kenny争执吵架后,妈妈都是他们之间的沟通桥樑。他透露,他、Kenny和哥哥陈志皓于2011年4月到台湾旅游,而6月和7月则只是和Kenny到印尼峇厘岛和新加坡旅游。“大概是那一年的10月还是11月杪,我们和家人一起到中国和香港游玩,之后Kenny则陪我到香港公干。”一包曲奇饼成争吵导火线一包香港曲奇饼,成为死者和被告争吵激烈的导火线,更是被告和陈志康最终分手的引爆点。陈志康在被告辩护律师尤索夫再三追问下,道出母亲死前约一週与被告Kenny激烈争吵的来龙去脉。他坦言是Kenny不忿母亲把他从香港带回来的手信,即一包曲奇饼拿给亲戚的孩子吃而吵架。不满死者给亲戚吃曲奇饼他披露,他从哥哥和好友Geo处获知,吵架当天,哥哥(陈志皓)、Geo和Kenny在饭厅吃饭,原本相安无事,Kenny却突然告诉陈志皓他不满母亲的事。“Kenny觉得妈妈不尊重他,把曲奇饼拿给来我家拜访的亲戚小孩吃,哥哥劝他别这幺笨,她是爱你(Kenny)的,让你这幺长时间住在家里,就不要因一小包曲奇饼不满,这根本不值得。”他续说,Kenny当时以狠话回覆哥哥,称就是不满意他的母亲,以后都不会对他母亲这幺好,不会对她如朋友般,因为他母亲不值得被宽待,而哥哥则在当天把事情告诉妈妈。“妈妈知道后,走出房间找Kenny了解事情经过,还对Kenny说,如果为了这一小包曲奇饼生气或不开心,她会把曲奇饼买回来,可是Kenny就是不听,并和妈妈争吵,还说以后会把妈妈当成陌生人,之后就离开我的家,回到自己双溪威的住家了。”被告投诉上瘾陈志康变夹心人问及这件“曲奇饼风波”是整件事的高潮(Climax),陈志康说,Kenny就好像投诉他的家人,投诉得上瘾了,一直都有很多东西要投诉,而他则被夹在中间,犹如硬是被人分开了一半。他称,那时候他决定在每星期内,约3天在Kenny家过夜,其余则留在自己家。“这些事情都是Geo事后告诉我,争吵时我不在场,Geo告诉我的时候,已经是争吵后3天的事。那一天晚上,她还载我到Kenny家过夜,也就是Kenny把我关在家里,我决定和他分手的那一晚。”不过,他不认同律师所说,Kenny离开他家那天,连他也抛弃并分手,因为事后Kenny还有载送他上下班。下班后常与被告约会陈志康声称,虽然工作很忙碌,但跟被告拍拖后,其生活大部份时间都与被告在一起,偶尔看电影、吃饭或喝酒。毕业于美国加州某大学公关係的陈志康,于2004年杪返国,随后在2005年加入ASTRO担任电视台节目主持,目前同时兼任电视及电台主持工作,也有参与电视剧拍摄。他指出,2007年因工作关係而曾搬离住家,之后在2010年再回到住家与母亲同住。2011年新年前后,他一直都住在家里,在认识被告后,虽工作忙碌,但下班后都会与被告约会。坚决断定兇手是被告虽然辩护律师一再尝试推翻以闭路电视中兇徒的头髮和褪色牛仔裤,是指向被告就是兇手的嫌疑,但陈志康坚决本身的推断,断定兇手就是被告Kenny。被告辩护律师尤索夫质问,其实在录影片段中,兇徒戴上加有塑料脸罩的头盔,也只有一秒因为头盔宽鬆往后移时,才看见兇徒那幺一点头髮,因此陈志康指通过兇徒浏海和那幺一撮浏海长度,就认出是被告,实在难以让人信服。“你怎幺知道那撮头髮的长度?头髮都是被头盔压下来似偷窥的,根本就看不清,还有就是所谓牛仔裤大腿部份褪色的设计,其实可能是因为案发地点的灯光,因反光而造成褪色的错觉。”陈志康完全否认这些论点,坚持通过头髮长度和髮型,就认出了被告,而兇徒穿的牛仔裤是没有犹如他母亲穿的窄身裤备有橡胶伸缩,所以绝对不可能会反光。不过,他承认,他是观看闭路电视画面后,才在警方问及他母亲是否曾和别人争执时,他才告诉警方闭路电视内的兇徒是被告。因吃醋到酒吧消遣肇车祸陈志康承认之前曾在与Kenny分手期间,因争风吃醋而到酒吧消遣,继而发生意外撞车。被告辩护律师尤索夫质问陈志康,是否曾因Kenny而吃醋,他坦言“有”;至于是否因为一个名叫Gobby的人而争风吃醋,他说,当时和Kenny处于分手阶段,而那时候有人追求Kenny。尤索夫问:“你还有到酒吧,离开后发生意外,是吗?”陈志康回答:“那时候是5月,我们分手的时候,那天我驾着自己的车,我很伤心,撞坏了轿车的前方部份。”他披露,另一次则是和Kenny到香港旅游的时候,Kenny要会见一位朋友。他说:“这是很自然的想去问,跟自己的伴侣旅游,然后要见一个人,我当然要知道是谁,那时候是2011年11月,我跟他争吵了。”死者遇害前曾与被告争执死者黎金莲遇害前,曾与被告发生争执。陈志康声称,他曾从两方口中获悉此事,但两方都是爱他且他爱的人,在各有各说法的情况下,他当时根本不知道该相信谁。这起冲突应该是发生在11月杪,陈志康指出,在争执后,被告曾向他投诉,母亲待他很差、粗鲁且不尊重他;另一厢,哥哥及母亲只是说明,他们刚吵了一场架。“我不知道我要站在谁那里,两个都是爱我的人,也是我爱的人,我根本不知道要听谁的话。”友人称被告说话过份随后,他与被告共识的朋友GEO(女性)传简讯给他,说想跟他单独谈一些事。他想起,GEO在争执发生当晚也在现场,因此希望通过对方,了解当晚的事发经过。“GEO说,是Kenny向我妈说了很过份的话,我的妈妈没有犯任何错。”他补充,GEO原是哥哥及被告的朋友,他们后来才认识,而GEO也曾住在他们的家一段时间。他说,母亲为人亲切友善,欢迎他们的朋友入住,所以除了被告与GEO,还有其他朋友曾住在他们家,只是住得最久的是被告。深夜吵架‧感觉受够提分手陈志康指出,自母亲与被告发生争执后,被告已搬回自己的住家。为能兼顾双边的感受,他一週内会在被告家留宿3晚,其他时候则留在自己的家。他说,一天晚上,被告从他的手机简讯中发现,他曾与GEO见面而大发雷霆,两人因此在深夜中吵架。他说,被告当时生气的理由是,他们都认识GEO,但GEO跟被告比较熟。被告认为,在GEO告诉他真相后,导致他偏向家人,而不愿跟他站同一阵线,甚至离家跟他同住。“那时已经很夜,我隔天早上还要工作,我真的觉得一切都受够了,决定离开他(分手)。”陈志康指出,他最后一次见被告是11月30日清晨。两人在案发住家前,陈志康向被告讨回住家钥匙,更向他表明自己绝对不会搬出来跟他同居,当时被告一脸失落。他说,没想到,两天后,母亲遇害了。网友面书打气促勿放弃週二在法庭上出庭供证时,公开承认同性恋身份的陈志康,于当晚8时在面子书留言写道:“谢谢你的支持与体谅。接下来为妈妈讨公道的路更难走。妈妈,你在天有灵,一定要保佑我们,将兇手绳之于法。”前同事Vivian卓卉勤率先留言,“Hug Hug(抱抱)”,为他打气。随后,他的面子书也立即涌入大批网友打气留言及获3488人按赞,称讚他勇敢面对自己,希望他不要放弃,继续找出真相。花絮被告被指是兇手无反应身穿粉红衬衫及绿黑色横线条外套的被告林康伟,虽然一再被陈志康指是兇徒,以及多次指着闭路电视画面的兇徒就是他,他仍然毫无反应。被告只是专心地聆听坐在身旁的华裔通译员翻译证人的供证内容,即使观看死者被杀经过,也没有任何激动的情绪表现。名字发音相近引发误会律师哥宾星和陈志康争风吃醋?!当辩方指陈志康因Kenny而与Gobby争风吃醋的时候,基于名字发音非常相近,法官、律师们、通译员和记者不仅望向旁听律师哥宾星,大家一脸疑惑,用奇怪的眼神注视着他。哥宾星察觉到这股奇怪的气氛,才意识到大家的疑惑,马上向法官澄清说:“那个哥宾还是Gobby的,并不是我”,引起哄堂大笑,化解了这场美丽的误会。‧2013.11.27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