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pe十年传奇——奇怪的故事,却改变了世界

2020-06-08
998 评论
831 人参与
Skype十年传奇——奇怪的故事,却改变了世界

微软收购 Nokia 装置与服务部门的事情,引起一阵哗然,其中的收购价格,更是让人们唏嘘不已。因为就在两年前,微软收购 Skype 时还出了 85 亿美元。在 Skype 的发展中,有什幺特别的故事?採访几位创办人后,Ars Technica 网站 为我们道出 Skype 的传奇。

2000 年,在网路风潮席捲美国的时候,欧洲一家娱乐和新闻入口网站 Everyday.com 準备上线。发起人是瑞典电信公司 Tele2 的老总 Jan Stenbeck。在招募相关技术人员时,Tele2 爱沙尼亚办公室的行销主管建议找爱沙尼亚人。于是 Tele2 在报纸上刊登招募广告,给出的薪水是每天 5000 爱沙尼亚克朗。

最后成功争取到该职位的三个人是:Jaan Tallinn、Ahti Heinla 和 Priit Kasesalu。三个人都热衷技术,而且是同一间学校的校友。他们在很短的时间就掌握 PHP 语言,并完成 Tele2 给他们的任务。除了这三人之外,负责网站的人还包括:老员工 Niklas Zennström 和 Janus Friis,新员工 Tovio Annus。两位老员工分别在卢森堡和阿姆斯特丹工作,新员工 Tovio Annus 和 Jaan Tallinn 等人在塔林工作。

这六个人后来成为 Skype 的创办人。

Kaaza

Everyday.com 是一个商业上的失败。公司的两位员工 Niklas Zennström 和 Janus Friis 离开公司,开始思考新的出路。当时美国的 Napster 正在遭受音乐和电影产业的围勦,两个人却也想做同样的事情,不过他们希望能够和娱乐业合作。他们去塔林找到了 Jaan Tallinn 技术三人组。Kaaza 诞生了。

Kazaa 由 Jaan Tallinn 开发。它是一个点对点文件分享软体,无需中间的伺服器,从而解决 Napster 的问题。它很快成为网路上下载量最大的软体。但是在商业方面,Zennström 和 Friis 并没有和美国的电影和音乐公司达成协议。Kaazz 因鼓励盗版和散播色情内容而遭到起诉,而他们也就成为了美国律师追击的目标。

Zennström 不断躲避法庭传票。某一次,他去剧院看戏的时候,一个陌生人递给他妻子一束花,然后拿出了一张传票,Zennström 起身逃跑。另一次,他在伦敦遭到摩托车的追赶,不过再次逃脱。当 Zennström 去塔林与团队会面的时候,他一直很紧张。有时候陌生人进门,他甚至会躲到桌子下面。

负责技术的三人组从未遭到起诉,但作为重要讯息的掌握者,他们也受到牵连。在加州法院的两次要求之后,爱沙尼亚政府让步了,三个人在美国律师在场的情况下接受了质询。

由于害怕被捕,Zennström 和 Friis 多年都没有去美国。最终,他们向美国音乐和电影产业支付 1 亿美元的赔偿费。

Skype 的诞生

在 Kazaa 被律师围攻的时候,软体开发者们开始思考 P2P 技术的新用途。而 Annus 和 Friis 想到藉由 Kazaa 那样的点对点分享数据的方式,使语音传输变得便宜而方便。2003 年春天,软体 alpha 版完成,由 20 个人进行测试。

Skype 由「Sky」和「Peer」组成,追随 Napster 的例子,名字缩写为 Skyper。由于 Skyper.com 已经被注册,于是变成了 Skype。一开始的时候,参与测试的人对 Skype 没什幺热情,但是当他们意识到自己能够用电脑与世界另一端的人免费通话后,态度就开始转变。

这个新产品从一开始就是逃避审查用的。Skype 对话经过加密,而且无法截取。这使得 Skype 成为罪犯的完美工具。后来软体开发者们发现,Skype 成为罪犯的工具,不得不设法打击这样的行为。

网路通话也吸引了其他人的参与,爱沙尼亚的电信公司也曾发表竞争产品,但是多年之后,这个产品被关闭,而 Skype 仍然活得很好。这是因为它能够突破防火墙,不会在网上留下痕迹,而且语音通话的品质也得到极大改善,易用性也非常突出。一位 Skype 早期员工说,打从一开始,公司就是要做一个简单的软体,让人们无需任何网路知识也能使用。

但是,Skype 并没有赚钱。到了 2003 年的时候,Skype 的开发停止,因为公司无力支付开发者的薪水。当时正值网路泡沫的泡泡破灭之后,公司得到投资的希望似乎也不大。

这时候,一位美国的创投 William Draper 却认为,投资 P2P 的时机到来。他派出了一位代表 Howard Hartenbaum,前往欧洲与 Zennström 和 Friis 谈论合作。投资人表示,由于 Kazaa 的前例,团队已经获得了他们的信任,无论他们做什幺产品,都会得到全力支持。最终,Draper、Howard 及其它天使投资人为 Skype 提供了百万美元的投资。

Skype 于 2003 年 8 月 29 日上线。当时 Skype 团队有 20 人。为表示庆祝,他们在斯德哥尔摩看了 Startup.com,一部记录科技泡沫破灭的纪录片。第一天,Skype 的使用者就有 1 万人。随后的几个月,使用者人数便达到 100 万。

投资

突然,创投们开始对 Skype 产生兴趣,但大多遭到 Zennström 拒绝。不过还是有部分创投共同对 Skype 投资了 1800 万美元。其中一位投资人 Steve Jurvesten 祖籍正是爱沙尼亚。当谈到 Skype 是在爱沙尼亚诞生的时候,他说:

Jurvesten 对团队的信心最终获得回报。公司投资的 800 万在两年后变成了 3 亿。

新创公司

2004 年的时候,Skype 已经是一家跨国公司,但是它非常低调。它分布在爱沙尼亚、伦敦和卢森堡的办公室甚至没有门牌。

在卢森堡,公司的总部是一个多层建筑,不易为外人所发现。往上走几个楼层,你会发现一间公寓,在那里,有一位会计在客厅工作,另一位在浴室。电话会议通常在黑暗的浴室进行。

Skype 将总部设在卢森堡的原因有两个,一个原因是那里是欧洲增值税最低的地区,另一个原因是它提供了安静的工作环境。Skype 的法律顾问 Robert Miller 经常会查看公司在伦敦和卢森堡的信箱,当他找到电信公司或政府部门发来的愤怒邮件之后,他不看内容,而是把邮件扔到碎纸机里。

一位 Skype 员工说,Miller 是很少见的律师,他不妨碍公司做生意,「许多律师总是在说什幺不能做,什幺不该做。Robert 为我们找到能做的方法…… 身为一家新创公司,你反正是一个海盗,不可能遵守每条法律规定!但是当你的公司和微软一样大的时候,你就不能那样做了。」

Zennström 说,他们一直很小心地遵守法律。他们将 Skype 定位为电子讯息供应商而不是电信商。

最好的时光

在 2005 年以前,Skype 的运营是非常随意的。员工可以随时上下班。在公司决定提供 Skype Out服务,并拟定价格表的时候,他们根本没做市场调查。相反的,价格表是两位员工一个晚上赶出来的,使用的工具是 Excel。在运营三年之后,有人提出了一个点子,为什幺不弄个年度预算?

这样的气氛毫无疑问,很吸引人。一位美国人 Eileen Burbidge 放弃了 Yahoo! 的工作来到 Skype。她在伦敦办公室免费工作了 8 个月,并且说,那是她人生中最好的时光。当然,她的薪水后来补上了。根据她的说法,第一天上班的时候,Zennström 和她谈论的都是如何工作,完全没有提到薪水问题。至于数个月没有反应这个问题,则是她自己的过错。

Burbidge 发现,爱沙尼亚团队的工作效率很高,而且技术主管们一点也没有自大的心理,他们不在乎头衔,不会比手画脚。他们极端执着于让公司成功。「他们有一种责任感和原则,那是我以前从未见过的。」

Skype 内部的 IT 部门也很随意。公司的伺服器在那里,谁为它们付钱,伺服器有多少?这些问题,只一人有模糊的印象。他是系统管理员 Edgar Maloverjan,也被称为 Ets。

当开发团队需要什幺东西的时候,Ets 会去商店里挥舞公司信用卡。如果某个伺服器需要重启,Ets 会给公司的合作厂商打电话。有时候,这些人会说,「我办不到——不知道哪个伺服器是你的。」

当 Ets 需要伺服器空间的时候,他会搜寻「资料中心」和「卢森堡」,找一家小型的服务提供商。有一次,他用卡车把伺服器从瑞典载到丹麦。

出售给 eBay

不过,随着公司成长,它越来越需要专业精神了。公司开始出现了更多陌生的面孔。其中,Skype 的服务与电信网路的连接是英国人完成的,他与着名歌星麦可.杰克森同名,而设计方面的工作则交给了年轻的丹麦设计师 Malthe Sigurdsson。

许多公司都对 Skype 有兴趣。2005 年的时候,Skype 要出售给 eBay 的事情传开了。这个决定是创办人做出的,特别是 Zennström 和 Friis。

他们做出这个决定是有原因的。当时,微软、Yahoo! 正在使自己的服务更加完整,而 Google 也推出了 Talk,并有传言说,Talk 将允许免费打电话。当时 Skype 唯一的收入来源就是收取拨打电话的费用。公司创办人意识到,风险正在升高。在这个情况下,他们不得不重新考虑公司的前途。

与 eBay 的交易完成后,美国人派了一位管理者 Brian Sweeney,去塔林了解一下 Skype 的情况。他抵达办公室后惊奇的发现,所有人都安静地敲着键盘。

当美国打来电话询问情况的时候,他回答说,「似乎什幺事也没有发生……」

不过,Sweeney 逐渐爱上了爱沙尼亚。这里的办公室让他想起 eBay 的早期岁月。不过,Skype 多年的成长,还是发生了变化。塔林的工程师团队和伦敦的行销管理团队之间、爱沙尼亚和美国文化之间,在交流上都有不小的挑战。Zennström 认为,这种组合或许能够造就强大的公司和文化。但他的预期并未成真。

为了创造公司一体的感觉,Skype 的国际团队受邀参加了爱沙尼亚的化妆舞会。2006 年的时候,Skype 还邀请了 eBay 代表们参加聚会。那是 Skype 历史上最疯狂的一次聚会。

但这些都无法弥补文化上的差异。Annus 离开了。2007 年,Jaan Tallinn 向全公司发了一封邮件,指出 Skype 技术和财务上的失误。他说自己愿意投资 100 万,只要问题得到解决。

微软

Skype 和 eBay 未曾真正融合。2011 年,微软以 85 亿美元收购了 Skype。

如今,Skype 早期的人几乎都已离开公司。决策不再是塔林和伦敦的事情,而是来自 Redmond。Skype 已不再是家新创公司了。

公司早期的作风也不存在了。从 Edward Snowden 洩露的资料看,如今 Skype 乐于和执法单位合作。2011 年,eBay 曾向美国情报部门开放过 Skype。另外,Skype 还有一个配合政府讯息需求的秘密专案 Chess,只有公司少数人才知道。

对 Skype 的早期员工来说,公司即将到来的十岁生日是它的葬礼。当 Ars Technica 编辑打给 Skype 早期投资者 Steve Jurvetson 的时候,对方迟迟无法让 Skype 软体正常运作。于是,编辑只好打电话过去。「微软把 Skype 搞砸了?」「我不奇怪,微软几乎搞砸了所有事情。」他回答说。

如今,Skype 的创办人都是亿万富翁。但他们没有变得自大或者虚荣。几乎没有人购买昂贵的跑车。从表面上看,变化比较大的是 Kasesalu。他剪了所有的头发,体重减轻许多,而且开始考驾照。这些变化如此明显,朋友们开始问他,「Priit,你是不是生了什幺大病了?」

Tallinn 说,他的人生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说,在投资人类生存的研究上,他或许是 Peter Thiel 之外出钱最多的人。

今天在塔林工作的员工们士气并不高。办公室的环境更好了,但是那种内在的热情和合作精神已经不在 。有消息说,公司的员工调查证明,想要辞职的员工越来越多。Jaan Tallinn 说他已经不关心 Skype 了。爱沙尼亚的办公室是否在十年内关闭?他说,有 35% 的可能性。

Zennström 则保持乐观态度。他认为,微软关闭 MSN 的事情证明,他们是看好 Skype 的,「我希望你在 10 年后给我写 email,说你想写 Skype 第二个 10 年的故事。」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推荐

申博太阳城_澳门大卫秦|提供贴心信息|多种热点问题|网站地图 申博会员注册充值 sunbet(官网)800